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昂 > 对话任泽松:成长股猎手是如何炼成的?

对话任泽松:成长股猎手是如何炼成的?

  文|朱昂
  导读:最近做了一件特别开心的事情,就是在一个非常小规模的饭局上认识了号称“公募基金一哥”的任泽松,对于这位新时代的成长股抓手,做了近距离的观察和接触。今天就简单分享一些我的感悟,不作为广告,都是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成长股猎手:投资的核心是和公司一起成长
  对于我们这批“深受彼得林奇影响”的科班出身投资人来说,挖掘十倍股显然是投资中最重大的一次升华。
  任泽松的投资组合中挖掘了大量十倍股,2013年的新人季就以80%的收益率获得了当年偏股基金的冠军,在之后的几年依然取得了大幅超越市场的收益。我曾经说过,A股投资者大部分人赚取的是市场和风格(Beta)的钱,能够获取超额收益的人并不多。然而,任泽松的业绩相对创业板的巨大涨幅,依然有很强的超额收益。作为新时代的成长股猎手,从和他的交流中我有几点深刻体会,这些方法或许对于朋友们也有帮助:
  赚公司成长的钱。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股票价格=每股收益×市盈率。估值提供了短期因素的波动,包括市场情绪,产业催化剂等。每股收益代表着公司盈利的增长。在和任泽松的交谈中,我发现他不断强调赚公司成长的钱。价值投资的核心是和公司一起成长。公司的盈利增长了十倍,股价增长了十倍才是彼得林奇经典的“Tenbegger”。比如他引以为豪的尔康制药,股价上涨了十倍伴随的是业绩增长了十倍。伴随公司成长的过程也是优化社会资源的一种方式。比如他从上市就重仓购买的旋极信息,在股价上涨中,公司也做了员工持股计划,最终帮助大量的员工也分享到了公司价值成长的喜悦。任泽松更多的喜悦也来自为社会创造了价值,为持有人创造了价值。他告诉我,最自豪的是给持有人赚了超过100亿的收益。
  要“前瞻”,更需要跟踪。在投资中最重要的能力是“预见未来”。如果能回到过去,那大家都是最牛的股神。可是保持前瞻真的很困难,而要在一开始就能挑选出一个十倍股更是难上加难。任泽松跟我说,许多好公司其实是跟踪出来的,这也是为什么大家觉得他选股票眼光特别好,兑现的概率很高。通过一个季度一个季度的跟踪,去看公司执行力是否有问题,基本面是否在改善。然后卖出低于预期的公司,留下来的,就是真正优质的好公司。
  用VC的眼光做投资。这一点对我震撼也很大。许多人在买卖股票时,往往拘泥于估值,估值对应的增速(PEG),安全边际在哪里。而对于科技股投资来说,一个特点就是“越贵越买”。90年代的微软估值居高无比,如果过于看重估值带来的安全边际往往就会错失大牛股,反而会在2000年后微软成为僵尸股后买入。许多价值投资者,就常常会陷入“Value Trap”。
  而任泽松却用VC的眼光去做投资,去看商业模式,更重要的是看管理层。传统做投资,我们更多是用“科学手段”分析财务报表,而任泽松是用“艺术手段”去看管理层。管理层是否有战略眼光,是否有强大的执行力,是否具有远大的梦想。通过VC的眼光做投资,就不会因为短期的高估值而错失牛股,更多去看这个企业未来能成为什么样子。
  风格坚定,明确自己的边界。许多基金经理最大问题就是风格漂移,漂移的风格往往来源于想把所有钱都赚了,不知道自己的边界。任泽松的风格非常坚定,就是买入具有成长性的股票。任泽松跟我说,自己最惨痛的经历就是2014年年底的风格大切换,那时候周期股暴涨,成长股暴跌,人家净值每天涨5-6个点,自己净值每天跌3-4个点。但是那时候他坚持了下来,还增加了成长股的持仓,在2015年也获得了比较好的收获。
  集中持股,低换手率。A股是全球换手率最高的市场之一,而创业板的换手率更高。很难想象一个重仓新兴产业,创业板的基金经理能保持如此低的换手率。任泽松的持仓中有许多股票持有超过两年,其中旋极信息持有时间超过三年。低换手来自于对于企业成长的耐心。而集中持股来自于深入的研究。一旦看好的股票出现下跌,他会加仓甚至买满。今年以来任泽松做的事情就是不断做减法,减少持有的股票数量,留下的就是自己真心看好的。他特别不喜欢东买一点点,西买一点点,最终难以做出超额收益。
  对于中国成长股的一些思考:时代孕育个股
  非常有幸,由于职业的关系认识了许多投资界的大咖,特别是不少成长股高手。比如这一次的任泽松,以及好友成胜。关于成长股,我自己也研究过中国十倍股的特征。总的来说,都有很强的时代背景。
  比如在城镇化大浪潮中的工程机械,煤炭有色(最早的江西铜业,云南铜业这种)。商业模式颠覆传统渠道的苏宁电器(受益于家电产品标准化和购房大周期对于家电产品的需求增加)。再比如当年的船舶公司,也是受益于整个产业从韩国的转移和中国在全球出口份额的增加。再到后来的电子制造业升级,整个电子产业向中国转移,叠加智能手机出现后的歌尔声学,欧菲光,莱宝高科等。
  当我们的硬件升级完成后,移动互联网渗透率出现爆发。然后就是13-15年的垂直互联网大时代,从上海钢联,联络互动,到互联网医疗的卫宁软件,万达信息,以及互联网金融的同花顺,东方财富,银之杰等。
  投资最终就是“赌国运”。过去20年中国年均名义GDP的增长是全球最快的,带来了大量的社会结构,消费习惯,产业结构等等的变迁。在这个大国运的背景下,其实中国股市成为了成长股的温床。有大量的企业做大做强。最近几天在风口浪尖的格力电器,伊利股份十年前都是很小的公司。今天他们的市值都超过了千亿。成长股的核心是业绩增长,而业绩增长更多需要依靠经济高速增长的带动。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常常会惊叹社会的快速发展,不同年龄层的代沟,这背后都和我们名义GDP高速发展有关。
  而未来,虽然经济增速下滑,但是整个全球名义GDP增长最快的大国还是中国,从中会依然产生许多优质的成长股。那些专注于企业成长的投资者,也会在这个大浪潮中,通过完成社会价值的优化,实现自我价值。
  写在最后,价值投资核心就是拥有正确的价值观
  曾经有一位行业大佬,写过一句话:价值投资者的核心是拥有正确的价值观。
  这句话对我触动很大。真正的价值投资者不是区分那些买高估值股票,或者低估值股票的人,而是寻求投资中的“真善美”,拥有正确价值观的投资人。在和任泽松的交流中,这是我感受最深的一点,他非常强烈的价值观。他一直在说要给好的企业雪中送炭,用自己的能力去优化社会资源配置,以及给投资人带来收益。他不追求短期的市场博弈,或者热点,而是通过耐心,长期的企业成长来赚钱,实现自我价值。
  也很高兴,能够在生活中和这些具有优秀价值观、品德、能力的投资人一起成长。本文来自于自己一手的观察,能够有幸看到一个真实的成长股猎手任泽松。也希望自己的一些理解和总结给朋友们带来帮助。
  与作者交流,添加微信:Tonyzhu830,请告知职业和公司。

投稿和商业合作,请发邮件:deepinsight@yeah.net

您也可以扫描下方的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公号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