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昂 > 华尔街策略师的30年市场研究经验

华尔街策略师的30年市场研究经验

文 | 朱昂
 
导读:摩根大通研究部最受欢迎的产品是Jan Loeys写的周度产品:“The JPMorgan View”。作为在华尔街做了30年以上研究的老分析师,Jan Loeys本周转岗到对内的服务,不再撰写任何面对客户的研究报告。在他最后一篇报告中,他分享了30年对于市场的研究经验:
 
如何预测市场?
 
了解基本的金融学是最好的开始,因为这直接和资产价格挂钩。接下来是宏观经济和统计学。市场既不是数学也不是工程学,而是一个永远持续学习和进化的系统。量化工具是不可避免的,来帮助我们消化大量的数据以及金融工具。数据验证比观点重要,但你需要观点来帮助你有效挖掘数据。
 
金融市场的出发点是市场有效理论。只有新增的信息会改变股价,所以对于未来资产价格的预期导致资产价格发生波动。
 
关于经济增长和通胀的预期会重复改变,产生一种反馈体系,这也导致资产价格中有动量部分。
 
相信奥卡姆剃刀原则:如果能用一个变量解释,不要用两个。保持简单,而不是把问题搞得复杂。这会强迫我们关注最重要的那个店,也降低我们犯错的风险。
 
统计学中的众数(mode)和平均数(mean)。预测是我们认为最可能发生的情况。但资产价格体现的不是众数,而是平均数。资产价格向上和向下波动,是由增量的边际效应决定的。这也是为什么,资产价格往往会走在基本面的前面。
 
有些市场会走在别的市场前面吗?大家说的最多的,就是债券市场走在股票市场的前面。但是最近又有人说股票市场走在了债券市场的前面。我两者都不同意,市场一定是同时反映最有效的信息。
 
判断趋势的幅度?作为一个多年的策略分析师,我发现判断市场方向远远比判断行情的级别容易的多。我认为对于一个行情级别去定价未必有效,但是简化到判断方向更具有可操作性。
 
自上而下还是自下而上?我发现最有效的不是哪种方法,而是自上而下观察和自下而上观察的对话。自上而下的视野很广,但角度看不仔细。自下而上看的比较细,但缺乏视野。
 
美国是最重要的市场。有些人会做自上而下分析,从全球到国家到行业。但我更喜欢先单独分析美国市场,再到全球其他国家。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元,作为全球流通的储备货币。
 
全球经济周期不是简单的教科书。虽然许多人希望从经济波动的周期中寻找规律,但全球经济并不是一个简单可以按照规律来运转的世界。所有的变化来自于情绪和人性。今天和昨天的不同在于,我们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然后用我们了解的历史来优化。每个人都是基于其世界观的一种行为反应。马克吐温说过,历史不会重演,但会惊人的相似。
 
预测是基于过去。理论上我们应该完全展望未来,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但现实是,我们得到的所有信息都是来自过去。过去会影响我们对于未来的预测。所以预测是基于过去的信息一点点变化的。
 
超额收益来源哪里
 
市场有效理论认为,投资者是不能战胜市场的,资产价格会全部反应信息,每天的波动只是噪音带来的随机漫步。这导致只有两个地方会带来超额收益:信息的正反馈和信息的负反馈。前者,我们认为是动能,后者是均值回归。在资产价格中,我们发现动能占据了主导。在固定收益中,我们发现均值回归占据了主导。
 
长期看,宏观层面的动能是取得超额收益最好的方法。宏观动能带来大家观点和情绪的变化,自由市场经济能够鼓励企业参与到动能中去。央行有时候为了控制情绪会做一些逆周期的动作,但很多时候身不由己。这也是宏观的繁荣和毁灭,波动是最大的。
 
被动投资在毁灭超额收益吗?其实没有,反而让超额收益变得更容易了。我认为被动投资更多是在资产类别内,但是做资产配置的超额收益依然存在。许多基金经理从主动管理股票转向了主动管理资产配置。
 
什么是成功的交易
 
在投资中最重要的一点是通过交易建立非相关性。但我发现分散风险最大的地方是,和不同的人头脑风暴。作为策略研究的首席投资官,我要确保自己没有主导所有的交易。我更多把交易研究交给不同的人,他们会有不同的想法。
 
对于成功的交易来说,时间是重要的因素。能够长期存在下去的交易,往往是一笔很好的交易。此外我发现能迅速反馈基本面信息的资产,都是很好的交易。比如股票,信用。而债券的反馈机制太短,往往不是好交易。
 
最后的建议:
 
珍惜你的错误。从错误中我学到的东西比从正确中学到的多了10倍。做你自己的魔鬼代言人(美国一部电影)。多和那些不同意你观点的人打交道,多和思维方式不同的人接触。
 
我根据自己的理解,做了一些翻译,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作者交流,请加微信:dianshi830,请告知职业和公司。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