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昂 > 随笔 | 春运的增速下滑意味着什么?

随笔 | 春运的增速下滑意味着什么?

文|朱昂

年初二的时候突然想吃大饼油条,抱着侥幸的心情来到了小区旁边的那个油条大饼摊位,没想到居然还在营业。和往常不同的是,大饼和油条各涨价0.50元,其他没有任何区别。轮到我的时候,问了摊主为什么今年春节没回去。他笑着跟我说,过去几年每年都回老家,感觉意思不大,不如在上海继续摆摊多赚点钱。

事实上今年的春节我们已经看到了春运开始进入拐点。根据统计,春节前十四日(2月1日到2月14日),全国铁路、道路、水路、民航累计发送旅客10.6亿次,同比下滑3.24%。其中只有民航和铁路是增长的,分别增长了9.63%和1.56%;道路和水路都出现了下滑。回家过年的习惯慢慢发生了改变。也就在春节的前两周,我去见了一个在某上市公司任高管的朋友,他的回答是今年春节也在上海过了,不准备回家。每次回家都要耗费大量的精力,见人也要喝很多酒,不如在上海休息休息算了。

同样的,我们看到春节旅游的数据大幅上升。春节前四天全国旅游接待总人数同比增长11.1%,全国旅游接待总人数累计2.87亿人次。如果刷刷朋友圈,会发现越来越多人选择了出去旅游,全世界旅游的照片在朋友圈中不断出现。这也是和过去几年比较大的变化。以前朋友圈中出境旅游刷屏最多的是国庆长假,春节许多人都是晒年夜饭,晒老家的照片。今天大家晒的都是欧洲,北美,非洲,东南亚的旅游景点照片。

我们还看到了电影票房的大幅跳升。春节前三天票房累计突破了32亿,远超去年同期。其中大年初一票房就高达12.6亿,同比增长50%以上。10亿以上的票房超越了全球单一市场单日票房的纪录。即使许多人回到老家,也选择去县城的电影院看电影。电影票变得一票难求。背后虽然有一大批优秀电影的上映,但可能更重要的还是,越来越多人过春节的方式在改变。

从春运、旅游和电影票房的数据看,大家过年的方式在发生变化。春节已经不再是过去传统吃团圆饭,走亲戚的模式了。关于这一点,其实我在上一篇关于春晚的文章中也有提到。过去因为生活条件艰苦,春节的意义就变得特别重要。能开开心心吃一顿饭,走亲戚的时候还能拿点红包,再看一场有意思的春节联欢晚会。另一个变化是出生率降低后,家庭的单位在变小。

小时候走亲戚是因为我的父母要去看看他的哥哥姐姐们。但今天,我们更多是独生子女,要走的亲戚越来越少。当我们这批80后步入中年后,春节逐渐变得了一种更休闲的生活方式。带着家里人逛逛商场,看看电影,去餐厅吃吃饭,或者带着家里人去那里旅游,开始变成了一种更加主流的生活方式。

另一个变化是移动互联网,中国可能是移动互联网渗透率最高的国家,也在改变我们春节的生活方式。过去一线城市打工的人回乡,基本上做两件事情:带一些一线城市的商品回去,讲讲那些大城市的故事。这就像20多年前当我的父母从国外回来时,大家总是围着他们津津有味的听着关于美国的故事,然后那些从美国带回来的小玩意,小零食也被哄抢一空。过去的一线城市对于二三四五线城市的人,都拥有一定的信息鸿沟。这条鸿沟被互联网所改变。今天一个五线城市小县城的人,也能通过微博,通过头条等看到一线城市发生的故事,甚至许多情况比生活在一线城市的人更了解。

今天阿里和京东的电商物流,已经让全球最一线的商品渗透到了五线城市的小县城中。我记得小时候最爱吃的是父母从国外带回来的丹麦曲奇饼干,今天我们可以在天猫和京东上买到,通过物流投递到中国大部分的城市。移动互联网也在打破家庭的时间价值。过去,春节就是家庭聚会交流的时间,现在我们可以通过移动互联网随时随地的交流。有时候一家人吃饭的时候,反而变成了各自在玩手机。过去半年我甚至花了点时间观察,发现在国内餐厅吃饭的家庭,大人和小孩各自看手机比例特别高。有时候甚至一家三口非常沉默的在餐厅点了菜吃饭,然后饭桌上都在刷朋友圈或者玩游戏。而在其他国家,无论是日本、韩国、美国还是新加坡,家庭吃饭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各自交流的时间。

可以说在这个阶段,家庭的观念由于很多因素在变得更加淡薄,这也加速了春节的生活方式变化。当然,这背后还有经济高速发展后,带来的认知代沟。每一代人心中的世界都不同,有时候也很难坐下来探讨某个话题。

最后当然是城镇化进入了尾声,越来越多人开始被一二线城市“同化”。大家最后更加习惯一二线城市的生活方式,发现不回家也挺好,利用春节的长假过上一周休闲的日子,为新的一年做准备。

春节长假最后的随笔思考,希望给大家带来帮助,祝所有人新年快乐,感谢大家过去一年对于点拾的支持!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