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昂 > 《大空头》作者刘易斯毕业演讲:被忽略的运气

《大空头》作者刘易斯毕业演讲:被忽略的运气

导读:许多人都知道金融小说家迈克尔刘易斯可能是全球最受欢迎的金融类小说作者,他的作品《大空头》,《说谎者的扑克》,《钱与球》影响了几代人。许多人甚至是因为看了他的小说,才促使自己进入金融这个行业。今天和大家分享他在2012年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典礼的一段发言,我有幸在2013年时将这段话翻译成了中文。多年以后再次看一遍当年的演讲,依然内心无比澎湃。成功一定是伴随着运气的。而我们总是认为我们值得今天的成功,而不是运气。当我们成功后,要记住我们欠着那些不幸人的债。要懂得帮助他人。将我们的好运,更重要的是,我们的爱,传递下去。以下是全文:

感谢2012届的学生以及家长。下一次你们在教堂看到那么多人身穿黑色衣服的时候可能不是一个值得欢呼的时刻。享受这一刻吧。

30年前我坐在你们现在的位置。我应该也在听一个更年长的人分享他的经历。但我一个字都没有记住。我甚至不能告诉谁发言了。但是我深刻地记得是我毕业了。我告诉你们应该感觉激动,甚至放松,可能你们都有这个感受。但我不是。我非常愤怒。我给了他们人生最好的四年,而这就是他们感谢我的方式。把我给踢走了。

那一刻我只有一件事情是确定的:我对于外面的世界没有任何经济价值。首先我主修的是艺术历史。甚至那个时候这都被看做是不理智的。我比你们这里几乎所有人都对市场没有准备。然而我最后却变得有名有钱。当然,有那么一些吧。我会简单说这一下,这是怎么发生的。我想你们在离开学校,开始工作之前,先理解职业生涯会多么多变。

当我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的时候我没有出版过任何东西。我从来没有给王子写过任何东西,或者是任何其他人。但是在普林斯顿学历史的时候,我第一次感到了写作的欲望。这是在我写毕业论文的时候发生的。我的导师是一个很有才华的教授,一个叫做William Childs的考古学家。我的论文是关于意大利雕塑家Donatello如何使用希腊和罗马的雕塑。天知道Childs教授的真实想法,但是他帮助我变得专注。或者超越专注,上瘾。当我提交毕业论文的时候,我知道我下辈子要做什么了:继续写论文。或者换句话说:写书。

然后我要为论文辩护。那是在McCormick大厅,离这儿不远。我等着Childs教授告诉我他认为我的论文写得多好。但他没有说。于是在45分钟后,我终于开口问他“你觉得我写得怎么样?”“这么说吧”,他说,“永远不要靠此为生。”

于是我一开始也没这么做。我做了大部分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人的决定:去读研究生。我晚上会写点东西,但并不用心。因为我一开始就不应该写什么。有个晚上我被邀请参加晚宴,我坐在华尔街投行所罗门兄弟大鳄的太太旁。她多少有些强迫她的先生给我一份工作。我对所罗门兄弟并不了解。但之后发生的一切让我知道所罗门兄弟是华尔街改革的心脏。当我去那里的时候,我就无意中被分配了几乎最好的工作,他们把我变成了衍生品的专家。一年半之后,所罗门兄弟给了我数十万的奖金,奖励我给专业投资者提供衍生品的建议。

现在我有东西可以写了:所罗门兄弟。华尔街已经变得如此错乱,让一个普林斯顿大学刚刚毕业什么不懂的孩子假装成为投资的专家。我开始有了下一个论文的素材了。

我给我父亲打电话。告诉他我准备辞去这份承诺我上百万美元的工作,仅仅是为了写本书获得4万美金的稿费。电话的另一头停顿了很长时间“你可能要再考虑一下。”他说。“为什么”?“好好在所罗门兄弟再干10年,赚够钱后再写你的书。”他说道。

我不需要再考虑了。我知道那种激情的感觉,因为我在普林斯顿的时候深刻感受到了,而且我想再次感受到。那时我26岁,如果等到36岁我一定不会再做了。我肯定会已经遗忘了这种感觉。

我写的那本书叫做“说谎者的扑克”。卖了100万本。那时我28岁。我有自己的职业,一点点名气,一点点财富和新生活的导向。突然间所有人都说我是与生俱来的作家。那是荒谬的。连我都知道另一个,更真实的称述,只是运气好罢了。有多少概率能坐在所罗门兄弟投行太太的边上?有多少概率能在华尔街最核心的投行工作,并写成书?有多少概率能坐在商业模式中风景最好的位置?有多少概率能有父母支持你“如果你必须怎么做的话。”有多少概率能有那样的教授激起我写作的热情?能有多少概率能被普林斯顿大学录取?

这并不是不真实的谦逊。但有一点是,我的例子显示了成功是如何总是合理化的。人们不喜欢听到成功的原因是运气,特别是成功人本身。当他们成长,成功后,人们总是觉得他们的成功是不可避免的。他们不希望大家认为他们的成功是巧合。因为世界也不希望大家这么想。

我曾经写过一本书“钱与球”。表面是关于棒球的,其实是关于别的。在职业棒球中有富有的球队和穷球队,他们在球员上花不同的钱。当我写这本书时,棒球中最富有的球队纽约扬基在他25名球员上花了1.2亿美金。最贫穷的球队奥克兰运动者花了3000万美金。但是奥克兰获胜的场次和扬基一样多,比其他富有球队都多。

这不应该发生。理论上,富有的球队应该买入最好的球员,并且一直赢下去。但奥克兰发现富有的球队并不理解谁是最好的球员。球员被错误定价。而且最大的原因是专家并没有关注运气在棒球中成功的因素。球员被归功于一些因为他们无法影响的东西。比如投手赢球以及打手打击的情况。

不说棒球了,不说体育。你有这些公司雇员,一年薪酬上百万。他们和行业内所有人做的都一样。数百万人评估他们每一个抉择。他们有一切的统计数据。但他们被错误定价了,因为大家没看到运气的成分。

这已经发生了一个世纪,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你可能会问如果一个身价百万的职业运动员能够被错误定价,谁不会呢?如果本该是精英的职业体育都无法区分运气和技能,谁又能呢?

“钱与球”的故事是有实际含义的。如果你有更好的数据,你能找到更好的价值,所有市场不有效的部分去发现。但他还有一个更广义的信号:不要被生活的结果所欺骗。生活的结果,虽然不是完全随机的,有着巨大的运气成分。所以,当你成功的时候,你要意识到运气的帮助。你欠别人的债,不仅仅是对上帝,更是对那些不幸的人。

我在这里这么说是因为,这很容易被忘记。

我现在住在加州的伯克利。几年前我家旁边的一对加州心理学部门的研究人员做了一个实验。他们找来学生,通过性别分组。三个男孩一组,三个女孩一组。他们把三人组分别放入房间,随机分配他们的领袖。然后给他们一些复杂的道德问题去解决:比如如何看待考试作弊,或者校园喝酒怎么管理。

30分钟后研究人员进入房间,给他们带来一盘饼干,一共四块。当然,每人会得到一块,但是还有第四块。应该很尴尬,但并不是这样。每次都是小组的领袖拿走了第四块饼干。而且是堂而皇之的吃了第四块饼干。

这个领导人没有做额外的工作,也没有特别的才能。只是30分钟前被随机选中的。他的情况只是运气。但他自己的感觉还是这个饼干就该他吃。

这个实验也解释了华尔街的巨额奖金和CEO的工资。但同时对于普林斯顿的毕业者也有帮助。在某些方面你们被指定为小组的领袖,可能不完全是随机的。但是你能感觉到,你们是少数幸运者。在你们的父母,国家以及学校方面。你们如此幸运住在全世界最富有的社会,而且没有人叫你们放弃任何东西。

你们所有人都面对那个额外饼干的选择。你们在人生中会面对许多这样的选择。你们可能觉得很容易假设你们值得拿这一块饼干。但是就我所知,你们最好假装你们不知道,对整个世界,对你们的快乐会更好。

永远不要忘记服务你的国家,服务所有的国家。

谢谢,祝你们好运。

作者交流,请加微信:dianshi830,请告知职业和公司。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