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昂 > 到底发生了什么?贸易战背后的本质原因

到底发生了什么?贸易战背后的本质原因

导读:过去一段时间受地缘政治因素影响,A股每天都是大跌。即使整个一季度宏观经济数据强劲,企业盈利也超出预期,但市场还是对于贸易战的不确定性用脚投票。为什么特朗普在贸易战上那么强势,芯片战的背后原因又是什么?在此之前我们曾经翻译过一部分桥水,对于全球民粹主义崛起的报告,今天我们再次从一个比较宏观的角度,和大家阐述我们对于全球贸易战的理解。

不可忽视的贸易战

此次贸易战和之前几次完全不同,过去的贸易战更多源于政治筹码的博弈,但今天已经不是简单的筹码博弈,而是对背后投票人的承诺。我们要理解一个问题,今天的新民粹主义特征是,选民投票选举了一批承诺为他们利益代言的领导人。下面这张图我们重发一下,根据桥水的研究,2017年全球民粹主义的指数已经达到了1930年的水平。1930年之后发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每一次民粹主义的顶峰,都是需要财富和利益的重新分配。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次贸易战会和之前所有的贸易摩擦不同。也让此次贸易战最终产生的影响,远超大家此前的预期。那么,过去十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了全球民粹主义的上升?

低利率时代的贫富差距急速扩大

在全球化再分配,以及长期低利率时代的背景下,全球的贫富差距在急速扩大。我们知道低利率模式下,资产价格会以更快的速度上涨。拥有资产的人,是低利率时代最大的受益者。无论是全球的房子还是股票,都上涨了一大圈。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加州和纽约的房价是比金融危机前更加昂贵的,而且还昂贵了不少。中国的房价就更加不用说了。周末看到上海某均价9万多的楼盘,一个下午全部卖光,平均售价在1000万以上。有钱人越来越有钱,相反没有资产的人,购买力迅速贬值。中国楼市已经是目前全球的三大硬资产之一。深圳的房价收入比高达38倍为全球最高,北京和上海也在30倍以上,排名第四和第五。过去几个月,关于房价的研究和讨论远远超过股市。更可怕的是,在经济增速向下的大背景下,大部分人的收入已经难以高速增长。如此高的房价收入比,无法通过更高的收入增速来消化。而在这个过程中,显然拥有资产的富人财富继续增长,没有资产的穷人变得越来越难翻身。经济增速放缓,资产泡沫拉大贫富差距,社会流动固化,这也导致了中国目前一系列的问题。

而且在全球化的分配模式下,也助推了贫富差距的拉大。从2000年以来,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水平是下滑的。美国家庭收入中,只有在最高收入前80%分位的人出现了增长。这背后就是美国的大部分中产并没有享受到过去十几年经济增长的果实。相反,全球化带来的是他们工作被中国,被科技所替代。而金融,互联网领域中具有优质资产的人收入不断提高,特别是经历了金融危机后,美国家庭贫富差距加大。这也是为什么金融危机之后,代表新经济的硅谷是房价创新高的,而代表旧经济的底特律房价不断创新,也随之带来了一系列的治安问题。

贫富差距拉大是民粹主义崛起的根本

我们看到过去100年大概30个民粹主义崛起的案例,从希特勒、墨索里尼、到查韦斯、日本军阀经济。这些案例都有一个共同点,贫富差距的巨大分化。当整个贫富差距达到最高值的时候,就有了财富重新分配的需求。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1930年民粹主义达到顶峰之后,就出现了二次世界大战。财富分配的不均衡,导致老百姓的不满,进而影响了政府的政权。而新政府能够承诺的,一定是利益的重新分配。这里我们又要谈到另一个话题:投票权。

全世界几乎每一个国家都是通过投票制度来选举领导人的,而且都是依靠人数选票的机制。简单来说,100个人投票,获得多数选票的人会成为领导人。所以这是一个Popularity的制度,能否当选意味着是否被多数人认可。但是在任何国家,富人永远是少数。相对底层收入的人群,永远是大多数。而贫富差距的加大,会让底层老百姓寻求根本性的变化,虽然很多人并不知道这种变化会意味着什么。从羊群效应的角度看,底层穷人之所以在底层,也是因为其受教育和独立思考的能力。所以这批人的“乌合之众”特性又特别强。我们也都知道,在群体情绪中,人的智商是会降低的。

所以之前桥水基金的达里奥来上海时,讲到了桥水内部的决策机制。这个投票机制会加入信用度的权重,有些靠谱的人信用度权重会更高。所以有时候虽然桥水内部投票中,人数是20%赞成,80%反对。但是一旦加入了信用度权重后,可能结果是60%赞成,40%反对。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思路,在任何国家、公司、群体中,不是每个人的投票都是相等权重的。更重要的是,投票是底层人民发出自己声音最直接的手段,这个时候无论财富多少,社会地位高低,每个人都是绝对平等的。

特朗普:民粹主义爆发的结果

今天我们看到的一系列贸易战背后,其实只是特朗普在实现他竞选前的承诺。特朗普本身的当选,也是受益于美国民众“反全球化”情绪的爆发。甚至几年前在投票的时候,我在美国的许多华人亲戚也是投票支持特朗普。他们告诉我,美国一定要限制其他华人移民来美国了,否则他们这些老移民的福利就不会那么好了。在震惊之余,我也能开始理解每个人利益角度的出发点。

负利率带来了人与人,国家与国家,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全面贫富差距拉大。精英分子成为了负利率时代最大的赢家。由于资本越来越便宜,这些精英分子能够找到投资回报高的领域,通过杠杆大幅提高其拥有资产。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许多还在修复金融危机带来的资产负债表损害,甚至很多人突然发现其技能所带来的收入已经出现下滑。这些矛盾越积越深,在最近这一年出现了集中的爆发。

穷人,社会底层人民终于意识到自己被超发的货币剥削。而他们代表了大部分人的人群。恰恰又到了全球主要国家政治领导人换届的时间。所以我们看到一系列社会问题的爆发,包括恐怖分子袭击,全球政策的左转,国家和国家的摩擦,当然还有特朗普的当选。所以贸易战背后,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特朗普的投票人,他所代表的利益集团,本身就是反对全球化,并且希望全球的财富模式重新分配。今天特朗普所做的一切,完全符合其竞选时候的承诺。

结论:这将是一场不可逆转的贸易战

贸易战只是全球利益重新分配和再平衡的一种表现,背后是金融危机之后积累多年的民粹主义抬头。全球贫富差距的急速拉大,可能终将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结束。当然,我们不会看到第三次世界大战,但无形的战争会无处不在。许多人认为许多举动并不理性,但是对于强烈希望利益重新分配的底层人群来说,他们希望的不是理性,而是自身利益的最大化。所以这不是一场中美的战争,而是过去十年带来的利益分配不均衡导致的社会矛盾。大多数人将寻求某种形式的变革,贸易战只是一个结果而已。

作者交流,请加微信:dianshi830,请告知职业和公司。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