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昂 > 巴菲特:为什么市场下跌是利好?

巴菲特:为什么市场下跌是利好?

作者:沃伦·巴菲特

导读:本文选自沃伦·巴菲特在1998年10月15日在佛罗里达商学院的演讲——《对我而言,市场下跌是利好》。在文中,他和佛罗里达商学院的学生分享了自己对投资对人生的看法。这里节选了他对三个问题的看法。第一个问题是关于资金成本与回报率;第二个问题谈到他的投资前提;第三个谈及为什么对他而言市场下跌是利好。这三个问题放一起思考,很有意思。也许,在市场下跌时,拥有低成本的充足资金,又能找到价格跌至低位的高权益回报企业,才是利好?

            请谈谈你对日本的看法

巴菲特:我对日本的看法?我不是一个研究宏观的人,不过如今伯克希尔可以在日本以1%的利率借款并可以借10年。低至1%!我对自己说,天啊,45年前,我学习了本杰明·格雷厄姆的课程,然后就一直勤勤恳恳地从事投资,也许我可以获得高于1%的年度回报,这并非不可能。我不想卷入任何汇率波动的风险,所以会选择投资以日元计价的资产,如日本的不动产或日本企业等与此类似的资产,我的回报率只要高过1%就行了,因为那是我的资金成本,10年内我的资金成本都是1%。可直到现在,我还没有发现一家可以投资的企业,这真的很有趣。日本企业的权益回报率都很低,在4%到5%或6%之间。如果日本企业本身赚不了多少钱的话,作为这些企业的投资者,你是很难获得好的回报的。

当然,有一些人可以通过投资这类企业赚钱。我有一个朋友,沃尔特·许落斯,我们当时一起为本杰明·格雷厄姆工作。那是我在买股票上采用的第一个方法:购买股票价格远低于运营资本的企业,这是一种非常简便的定量投资之道,我把它叫做雪茄烟蒂投资法——你满地找雪茄烟蒂,终于被你找到一支湿透了的、令人讨厌的烟蒂,看上去还能抽上一口,那一口可是免费的。你把它捡起来,抽上最后一口,然后扔了,接着找下一支。这听上去一点都不优雅,但是这种方法挺有用。回报率较低的企业就是雪茄烟蒂。

时间是好企业的朋友,却是坏企业的敌人。如果你陷在糟糕的企业里太久的话,你的投资回报一定会很糟糕,即使你的买入价很便宜。如果你长期投资一家好企业,即使开始时支付的买入价稍高了一点,但如果持有的足够久的话,你的回报仍然会很可观。

现在在日本我没发现什么好企业,日本的企业文化可能会发生某些改变,比如他们的管理层可能会变得对公司股东更加负责,这样回报率会高些。但目前我看到的都是一些低回报率的企业,即使是在日本经济高速发展的时候也是这样。说来令人惊奇,日本有一个了不起的市场,却没有了不起的企业。日本的很多行业都很优秀,可是日本企业的权益回报率却低得可怜。我们到现在为止在日本没有动作,只要那里的利率还是1%,我们就会继续关注。

谈谈目前脆弱的经济形势和未来的利率走向

巴菲特:我不思考宏观的东西。在投资领域,你真正需要知道的是弄明白什么是重要且可知的,如果一桩事情既不重要又不可知,就不要管它。我认为,你所讲的可能是重要的,但不可知。可口可乐、箭牌或柯达这些企业是可知的,你能弄懂这些企业,是否重要取决于你评估的公司价值与当前的股价。我们从未因对宏观经济的感觉购买或者不买一家公司,比如1972年我们买了喜诗糖果,之后不久尼克松政府就实施了价格管制,那又怎么样呢,(如果我们因为价格管制的原因没有买)我们就错过了以2,500万买下一家如今税前利润达6,000万的企业!无论如何,我们不愿因为自身不精通的一些预测错过购买好企业的机会。我们根本就不听或不读那些涉及宏观经济因素的预估,在投资咨询会上,经济学家们会作出对宏观经济的描述,然后以那为基础逐步深入展开。在我们看来,那样做毫无道理。

如果我的一边坐着艾伦·格林斯潘,另一边坐着罗伯特·鲁宾,即使他们都悄悄告诉我未来12个月他们的每一步举措,我仍然会无动于衷,这也不会影响我购买Executive Jets公司或通用再保险公司愿意支付的价格。

            市场下跌对你而言是利好?

巴菲特:对于大盘的走势,我一无所知。我更喜欢市场下跌,虽然我的偏好对市场的走势而言无足轻重,市场对我的感情是一无所知的(笑)。这是你们在投资股票时需要知道的一点。如果你买了100股通用汽车的股票之后,对它突然之间有了感情,当它下跌时,你可能会变得暴躁,会说,“如果股价能回升到我的买入价,我的生活就又充满阳光了”;当它上涨时,你沾沾自喜,自以为聪明,对通用汽车也是喜爱有加。你的情绪会随着股价的波动而变化,但是股票可不晓得你持有了它。

股票只是一个物质存在而已,它并不在乎谁拥有了它,购买它花了多少钱。我们对市场的任何感情都不会有一丝回报,我们靠的是一个异常冰冷的肩膀(笑)。未来10年,在座的每个人可能都是股票的净买家而不是净卖家,所以每人都应该期盼股价跌得更低。

未来10年,你们肯定是汉堡包的大吃家,所以你期盼汉堡包变得更便宜,除非你是养牛“专业户”。如果你想喝可口可乐,又没有可口可乐的股票,你一定期盼可口可乐降价,期盼超市在周末大甩卖而不是涨价。

纽约证交所就像一家出售企业的超市,你想买股票,期盼什么好事呢?你恨不得股价都跳水,越深越好,这样你就可以捡到便宜货。20年或30年以后,当你退休后开始要支取养命钱时,或者你的后代支取你的养命钱时(笑),你也许会希望股价能高点。格雷厄姆的《聪明股票投资人》一书中的第8章讲述了投资者应该以什么态度对待股票市场的上下波动,第20章讲到安全边际,我认为这两章是所有描写投资的著述中最好的。

当我在19岁读到第8章时,我恍然大悟,领悟到了书里的心得,看上去它们显而易见,但我从前没有体会到。如果不是那篇文章里的解释,恐怕过了100年,我还以为股价上升是好事呢。我们希望股价下跌,但我并不晓得股票市场会怎么走,也从来不去想股市会怎么走,以后也永远不会。我甚至想都不去想这些事情。

当股市真的走低时,我会很用心地研究自己要买些什么,因为我相信到那时可以更高效地使用手上的资金。

来源:价值微书店(ID:valuebook)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