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昂 > 新兴市场投资之王:Martin Taylor

新兴市场投资之王:Martin Taylor

文|朱昂(微信:dianshi830)
 
导读:长假期间,我们在休息了几天后,依然希望能提供一些原创内容给到酷爱阅读和学习的朋友们。我们选取了多年前自己翻译过的杰克.施瓦格《对冲基金奇才》(Hedge Fund Market Wizard)中部分投资大师的内容和大家做一些风险。今天带给大家的是新兴市场投资之王,Martin Taylor。
 
Martin Taylor, The Tsar Has No Clothes
 
当Martin Taylor把他的对冲基金从十年前的2000万扩张到70亿的规模后,他决定在一年内把基金关闭,资金全部退还给投资者。取而代之的是开设一家规模只有原先四分之一的新基金。不追求规模,而是考量其他因素,这在对冲基金界也是很少见的。
 
Martin Taylor拥有着新兴市场投资最好的成绩。95到2000年间,他管理着一只投资东欧的共同基金。之后2000年10月他开设了自己的对冲基金Nevsky,以俄罗斯13世纪抵御外来入侵者英雄Alexander Nevsky而命名。起初这只对冲基金专注于东欧股票,到了2003年开始投资全球新兴市场。从95到2011年,Taylor的年复合回报率达到27%以上,大幅高于12%的新兴市场指数回报率。而在管理对冲基金的11年间,他的年复合回报率超过22%。同时在风险控制方面他也比共同基金和对冲基金做得更优秀。他是唯一在98年没有亏钱的共同基金经理,在00到02年的熊市也表现优异,取得27%的年复合回报率。他唯一亏损年是2008年,但他的亏损依然只有对冲基金平均40%亏损的三分之一。
 
Taylor最早的交易是指数期权,他自认为通过对全球经济的理解能预测指数的方向。他拿着自己存下来的2000英镑开始交易,半年内上涨到了1万英镑,又在5天内全部亏到只有2000英镑。但这也让他对研究股市产生了兴趣。94年的时候,在PWC做了三年审计之后,他加入了Baring的东欧市场团队。幸运的是,加入Baring十个月后,他就开始掌管他们的东欧基金,因为那时东欧还是一个非常小的市场。
 
对于98年的俄罗斯市场,Taylor在一年前东南亚金融危机时就开始对俄罗斯悲观。那时虽然俄罗斯的经常账户是顺差,而东南亚各国是赤字。但俄罗斯的外汇储备是不断减少的。这说明俄罗斯的经常账户数字做了手脚。再通过对于俄罗斯公司的调研发现他们的出口中有大量水分。大量的俄罗斯公司把出口的现金放到了瑞士的银行,而不是自己俄罗斯的银行。而且由于东南亚金融危机,新兴市场资金都去俄罗斯了,俄国股市在97年上涨了三倍。
 
2000年9月他离开Baring创建了自己的对冲基金。事实上,他是去了Thames River创建自己的对冲基金,那里提供所有的框架,他不需要做运营的事务,只需要做投资。虽然他在新兴市场投资业绩惊人,但一开始他也仅仅募集到了2000万美金。2000到2002年他表现非常优异,一方面他躲过了99年的科技股泡沫,另一方面他重仓了从底部起来的俄罗斯市场,买了俄罗斯移动公司。那时俄罗斯的宏观经济由于货币回升和经常账户启动,增长很快,而移动市场的渗透率开始提高,这也让Taylor赚了大钱。
 
Taylor认为事实上85%的新兴市场共同基金都跑输指数。而为什么投资者那么喜欢投资新兴市场基金,而不是直接买指数呢?因为新兴市场共同基金的市场推广工作做得太好了。比如Templeton所谓的新兴市场教父Mark Mobius,事实上他过去20年都是跑输新兴市场指数的。
 
Taylor还认为许多人不敢买某个上涨了很多的股票。但重要的不是这个股票过去的表现,而是未来和市场的预期想比较。比如在苹果刚刚出iPad时候的销售数据。华尔街只会简单拿一个季度的数据去年化,但没有想过iPad是革命性的产品,销量会大幅超预期。他认为市场最大的机会是来自于已经形成的趋势,但没有被资本市场认真对待。
 
关于投资,Taylor说了一句很有趣的话,我这里就用英文原文了“Buying low-beta stocks is a common mistake investors makde.  Why would you ever want to own boring stocks? If the market goes down 40% for macro reasons, they’ll go down 20 percent.  Wouldn’t you just rather own cash?  And if the market goes up 50%, the boring stocks will go up only 10 percent.  You have negatively asymmetric returns.”  他的组合里永远是高弹性的股票,通过现金和空头仓位平衡。他喜欢盈利的高增长,单调的公司拥有没有强大的盈利增长。
 
泰勒的交易有三个方面的特征:
 
1. 有利的宏观环境——宏观评价通过两个关键的方式影响投资组合。第一,泰勒在基本面更好的国家中集中投资。第二,全球的宏观表现影响整个投资组合的净风险头寸。比如,在2008年年底到2009年年初,糟糕的全球宏观基本面使得净风险头寸远远低于仅仅基于个股基本面考虑所应持有的头寸。
 
2. 稳固的长期趋势——泰勒寻找那些有强烈的长期基本面支持的交易。比如,2000年早期俄罗斯移动电话用量强劲增长的趋势,促使泰勒重仓并大胜的一个关键因素。另一个例子是泰勒看好苹果的全球购买量将来几年将稳定上升,这是他这次采访时提及苹果是最大的重仓股的原因。
 
3. 好的公司——泰勒寻找有良好的增长前景的公司,相对未来的赢利股价有竞争力的公司。他避开那些他称之为“令人讨厌的”公司(典型的是低beta股票),即使他们有着良好的估值。
 
投资者经常会错失好的股票,因为他们不敢买那些已经涨了很多的股票。实际上影响股价的不是股票已经上涨了多少而是相当于未来的赢利预期股票的交易价格。采访时泰勒最大的持仓——苹果,已经走出了一波很大的上涨——确实这个涨幅让很多投资者不再敢继续买入苹果股票,尽管它的基本面非常完美。然而正如泰勒所阐述的,之前的上涨都没有关系,因为基于他的赢利模型预测,苹果的股价仍然十分便宜,不像它看起来得那么高。
 
始终将你的净持仓头寸保持在你能接受的水平很重要。比如,如果你不能接受自己始终处于市场之外,那么持仓过低将比持有适度的多头承担的风险更多,因为,你很有可能去追随一个假的反弹,并承受双重损失。泰勒认为在2008年年底到2009年年初这段高度波动时期持有多头仓位会降低潜在亏损,即使当时市场是处于下跌的。他这样认为的理由是,如果当时完全处于市场之外,那么就很有可能在市场的一次又一次地追逐假反弹而遭受双重损失,而这其中的损失可能会比持有轻度净多头仓位要多得多。这其中的原则就是你必须将仓位控制在你能接受的范围内,对于泰勒来说,这个能接受范围的下限是20%的净多头仓位。
 
另外能说明将仓位保持在能接受范围所带来的好处的例子是,即使市场走得更高,较小的净持仓头寸也可能能产生更好的收益。比如说,尽管市场后来上升到更高的位置,2008年1月早期通过大幅减少净多头持仓头寸,泰勒在当月稍后的跳水中可以增加更多多头持仓。如果他当时持有很重的净多头头寸的话,他可能被迫在市场跳水时卖出股票以规避风险。整体看来一定时期内较低的净风险头寸意味着可以在弱市中买进而不是卖出,这更能抵消下滑的收益。
 
尽管紧密关注月度的亏损看起来像是一种稳健的方式,对于大多数投资者而言确实如此,但对长线投资者而言,强制限制月度亏损在一定的阀值下可能是不利的。泰勒相信月度收益的困扰对于长线投资的决定是有害的。如果他完全信任一个股票长期是走高的,在他的观点中,因为月度亏损线而对暂时浮亏进行斩仓就是一个错误。把自己从称为“魔咒”的关注月度收益中解放出来,是泰勒决定返还投资者资金,新建一个更小规模的基金的主要动机。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