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昂 > 全球宏观交易员Colm O’Shea:泡沫结束时才会明白流动性的宝贵

全球宏观交易员Colm O’Shea:泡沫结束时才会明白流动性的宝贵

文|朱昂(微信:dianshi830)
 
导读:长假期间,我们在休息了几天后,依然希望能提供一些原创内容给到酷爱阅读和学习的朋友们。我们选取了多年前自己翻译过的杰克.施瓦格《对冲基金奇才》(Hedge Fund Market Wizard)中部分投资大师的内容和大家做一些分享。今天带给大家的是索罗斯门徒之一,全球宏观对冲基金的Colm O'Shea。他也是对冲基金奇才第一章的主人公。
 
knowing when its raining
 
O’Shea的交易策略是全球宏观。早在他19岁的时候就为一个咨询公司做保加利亚的经济学家,预测经济数据和撰写报告。在一年的宏观经济学家生涯中,他明白了作为卖方经济学家,如何包装报告比如何真正做研究更重要。于是当他92年从剑桥毕业后,他作为一名交易员加入了花旗,他在2003年离职前每一年都是盈利的,而且交易规模每一年都在增加。2003年他加入了索罗斯的基金,成为了这位宏观交易大师的门徒,管理数十亿美元资产规模。两年后,他又去了多策略基金Balyasny,从那里开始创立了自己的对冲基金COMAC。从2004年12月开始,到2011年底,他的复合回报率达到了11.3%,年均波动率8.1%,最差的单月亏损3.7%。尤其是在金融危机爆发的2008年,对冲基金业绩整体下跌19%的情况下,他斩获31%的利润。
 
作为宏观交易员,如果发现市场出了问题,该怎么办?O’Shea认为应该什么都不要做。他说“只要没有人在乎,就没有趋势”。你敢在1999年做空纳斯达克吗?你不能仅仅因为基本面被高估了而去做空。而是要去等到大家都开始在乎这个问题的时候。比如纳斯达克的泡沫,需要等到从5000点跌破到4000点,趋势确立后,在下跌的时候做空,而不是市场上涨中逆势做空(伟大的罗伯逊就是逆势做空而清盘了)。因为在泡沫中,没有人敢预测这个泡沫能持续到什么水平。
 
而2007年的金融危机也是如此,其实早在2006年时,市场就出现了明显的泡沫。特别是在信用市场,Credit Spread早就大大超过了正常的水平。然而O’Shea依然没有过早做空,他认为2006-2007年做空信贷就如同1999年做空纳斯达克那样预测。他认为在这种泡沫牛市中他们会跑输市场一些,因为在泡沫中只有那些具有信仰的人(true believers)才能永远获胜。但这没关系,只需要在牛市中获得还凑合的回报,然后等待市场的反转,那才是你大获全胜的时候。关键是复利,所以千万不能亏钱。所以在参与泡沫的时候,他只买流动性非常好的品种。他说一个常见的错误是 “所有的市场在泡沫时期流动性都很好,问题是泡沫结束的时候,流动性才真正变得重要。”所以在06-07年泡沫期间,他买入大量Carry Currencies的买入期权(就是利率更高的货币,比如澳元,这种高利率会被市场预期利率差未来缩小,所以买入期权价会被低估,而且流动性很好)。
 
同时,他还买入受益加息的宏观产品,因为美联储不可能加息之后立刻降息,而市场总是认为每一次的加息都是最后一次。而金融危机真正的开始,不是2006年开始的房价下跌,也不是2007年开始的次级贷指数下跌,是2007年8月开始的货币市场流动性开始冻结,银行之间互相不信任了。然而那时没有人注意到趋势已经发生了改变。标普甚至在两个月后创了新高。然而Colm O’Shea就在07年8月从牛市仓位转向熊市仓位,他认为“it started raining when money markets stopped working.” 基本面不是预测明天天气如何,而是知道今天是否开始下雨了。索罗斯当初做空英镑也是基于已知的基本面,事后大家都会说”这太明显了”。其实大部分宏观交易都是非常明显的事件。
 
交易员不应该把基本面挖得太清楚后再去投资,只要你认为趋势确立了,就可以投资一部分。索罗斯有一句名言:Invest first, investigate later.”索罗斯是著名的统计学“假设理论”的信徒。假设往往是一个重要的事件正在发生,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但我必须参与到其中一部分
 
回到之前说的纳斯达克的例子。预测一个泡沫的顶部如同预测一年后的天气,完全是猜谜。但是最搞笑的许多人在纳斯达克从5000点跌到4000点大量买进,认为便宜了,便宜的唯一原因是:本来是5000点,现在才4000点,我拿到便宜货了!许多人不知道风险和不确定性的区别。风险就是俄罗斯轮盘赌,而不确定性是你不知道德国五年后脱离欧元区的概率是多少,如果硬要说一个6.2%,这是毫无意义的数字。而如果你的赌注基于这种无意义的数字,那你输钱是大概率。
 
在O’Shea的交易中我们明显看到他不喜欢猜测泡沫的顶部,在拐点之前不做逆势交易,同时他认为如何交易的本身比交易想法更重要,他需要能提供安全边际的交易策略。比如在07年8月他认为股市见顶了,他并没有做空,而是认为美联储会降息,做了国债收益率的产品。他99年看到纳斯达克将见顶,但没有在高位做空,而是在跌破4000点才做空。他认为索罗斯的伟大在于他的灵活性(这点我个人印象深刻。1987年股灾的大底部是索罗斯打出来的,那天德鲁肯米勒给索罗斯打电话,说大哥,有一个大家伙刚刚在底部全部砸完,市场见底了,没想到这个大家伙是索罗斯。但平息过来后,索罗斯反手做多,居然那年还赚了不少钱)。而著名的长期资本基金公司的倒逼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而在市场面前不够灵活。即使有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家做的预测,但预测永远是预测,真正的交易必须尊重市场。
 
故事之后的结局
 
对冲基金行业并不是童话故事,大部分人最终没有一个童话般的结局。网上搜索了一下Colm O'Shea今天的结局,居然因为看空欧元亏损后,已经关闭了自己的对冲基金。2012到2014年,O’Shea在做空欧元区货币上连吃败仗,几乎没赚到一分钱。而2015年初,压垮众投资人信心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到来,整个基金在做空瑞士法郎这一笔交易上亏损8%,随后基金宣布退还所有外部投资者资金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检索一下去年1月瑞士央行做了什么)。
 
2012年底,这只基金鼎盛时期有45亿美元的规模,而到了2015年初只剩下1.5亿。
 
不管在书里的O’Shea多让人赞同,但现实投资世界是残酷的,说成王败寇也不为过。 那些能笑傲江湖几十年的基金经理,毕竟只是少数中的极少数。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