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昂 > 张萍:消费品投资从来不存在“躺赢”

张萍:消费品投资从来不存在“躺赢”

导读:银华基金的李晓星团队是过去5年A股市场表现最好的投资团队之一,这个团队一直讲究的是基金经理专家制模式,通过景气度趋势的投资框架,长期在消费和科技领域获得比较好的超额收益。
 
张萍就是李晓星团队的消费品投资专家,2010年入行至今,张萍已经在消费品的投研领域具有近10年经验。她认为消费品行业的变化比较慢,投资框架的建立也是一个由慢到快的过程。只有经历了几轮周期后,才能真正理解不同消费品子行业的驱动因素。许多人认为买白酒是“躺赢”,却忽视了白酒也在2013到2015年经历了几年的行业周期低谷。张萍在卖方和买方的从业经历中,和团队一起获得过两届“新财富”和两届“金牛奖”。
 
对于投资,张萍认为投资行为最终反映价值观和认知。不同的价值观,会有不同的投资行为;不同的认知,在同样的信息面前,也会有不同的反映。可以说这两点区分了每一个基金经理的不同。张萍的目标也是希望找到互相匹配和信任的持有人,通过持续的超额收益,为持有人带来满意的绝对回报。
 
接下来张萍也会发行一只专注于消费品的基金:银华品质消费股票。这只基金将以中证消费指数作为产品基准,并且可以投资港股,能够让张萍更加专注在消费品的投资。
 
以下我们先分享一些来自张萍的投资“金句”:
 
1. 投资是一场自我修行、探索人性的过程,投资行为最终反映管理人的价值观
 
2. 我觉得投资初心是寻找到互相匹配和信任的持有人,为信任我们的人带来满意的回报
 
3. 我们发现只要在景气度上行的行业中,估值和盈利都会出现扩张,获得收益的概率就更高
 
4. 根据已披露的定期报告,我对于白酒的配置比较高,是因为白酒代表了我组合中的第一类资产,格局和业绩增长都比较稳定的,业绩增长确定性比较高
 
5. 消费品行业的投研框架建立,是一个由慢变快的过程,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
 
6. 在投研上,大家最大的不同是认知,同一个信息,每个人的反馈是不一样的
 
7. 我们对于2021年的流动性比较谨慎,认为整体流动性相比2020年会出现边际回落
 
8. 在流动性收缩叠加经济向上的时候,我们会对两类资产比较谨慎:1)业绩增速本身比较慢,但是在2020年出现了估值的大幅抬高;2)长期质地较差,短期由于阶段性高增长获得了高估值
 
9. 中长期看,我们看好科技和消费两大领域,业绩增长的中枢和估值匹配度不错的成长股。在偏周期的板块上,我们会回避一些地产产业链的行业,相对看好银行和保险这两类资产
 
投资的初心:找到互相匹配和信任的持有人
 
朱昂:你是如何看待投资的?
 
张萍 我觉得投资是一场自我修行、探索人性的过程,投资行为最终反映管理人的价值观。投资对我而言,也是一份职业,这份职业对管理人的要求很高,需要不断学习、反思、进步。虽然要求很高,但是对于我个人来说也是一份很有意义的职业,能够让自己不断进步,同时也能够为持有人的财富保值增值。
 
在我们管理基金的时候,经常被问到投资的初心是什么?我觉得是寻找到互相匹配和信任的持有人,为信任我们的人带来满意的回报。基金经理的净值是不会说谎的,我们的投资理念和方法,都是围绕净值曲线来服务的。我觉得持有人买我们的基金,和我们买一家公司是一样的,了解我们的风险和缺点,建立长期的信任关系很重要。
 
朱昂:能否谈谈你的投资框架?
 
张萍 我们团队有一个一致的投资目标:相信长期稳定的超额收益就是绝对收益。如果我们每年都能跑赢基准一定的幅度,拉长时间看,就能产生让投资者满意的绝对回报。
 
我们整体的投资框架是基于景气度的投资框架。我们发现只要在景气度上行的行业中,估值和盈利都会出现扩张,获得收益的概率就更高。景气度上行的时间周期可以是几个月、几个季度、或者几年。我们是寻找那些为期两三年景气度向上的行业。投资组合长期保持高仓位,通过行业和个股选择来获得超额收益。
 
不同行业对应不同的景气度指标
 
朱昂:能否再展开讲讲你们的景气度趋势投资框架?
 
张萍 我们的景气度趋势投资方法,最看重的是行业增速。我们希望找到未来两三年增速向上的行业,或者行业的景气度能够维持在高位。从投资的排除法上,我们会避免投资景气度向下的行业。
 
不同行业的景气度指标不一样,我们以消费品为例,有些行业的景气度和经济相关度较高,也有一些行业景气度和经济是弱相关的。消费品体现收入的就是两个指标:量和价。我们以调味品为例,这个行业的景气度和经济相关度较弱,我们主要看结构和格局的变化。白酒、酒店的景气度和经济相关性较强。当经济比较差的时候,会影响到居民的收入,对于强周期消费品的需求就会弱一些。
 
在高景气行业,我们是选择业绩增速最快的公司。股票的收益来自两个部分:业绩(EPS)的增长,和估值(PE)的扩张。在高景气行业中的高增速公司,是有可能获得业绩和估值的双击。我们买股票的时候,也会去评判这个公司的估值在一个什么样的水平,尽量去找到业绩和估值匹配的品种。最后,我们会不断做组合中的性价比调整,让组合的仓位尽量多暴露在风险收益比较高的品种上。
 
朱昂:在你们的投资框架中,非常看重景气度趋势,但是预测未来是很难的,如何提高对景气度判断的胜率?
 
张萍 不同的消费品,要对应不同的景气度指标,这背后来自对行业长时间的积累和认知。比如说2016年以来,我们持仓中很大一部分是白酒。从2016到2020年,白酒板块并非一帆风顺。特别是2018年4季度的时候,白酒板块跌得很厉害,许多卖方分析师也不看好。大家都在说经济去杠杆,白酒的需求会出现下滑。
 
我记得2018年的12月,我自己调研一些高端白酒公司发现,基本面没有大家说的那么差,而且经过调整之后,一批白酒企业的估值都很低了。当时我相信自己的判断,之后也获得了比较好的收益。我觉得提高景气度投资的胜率,除了初期的判断之外,还需要持续的跟踪。
 
白酒属于中长期的稳定类资产
 
朱昂:我们也看到你管理组合中,白酒占持仓的比重一直比较大,能否说说为什么特别看好白酒?
 
张萍 根据已披露的定期报告可以看出,我的组合里面有三类资产。
 
第一类是格局和业绩增长都比较稳定的,业绩增长确定性比较高的公司。这里面主要是白酒和医药的龙头公司。这些公司看5到10年,都能保持两位数以上的增长。
 
第二类是行业增速很快,渗透率比较低,但是格局不太清晰的公司。我会选择一些未来有潜力成为龙头的企业。比如说餐饮供应链、化妆品、创新药、创新器械以及一部分医疗服务都属于这一类资产。
 
第三类是消费品中的强周期公司,我会在周期景气上行的过程中进行配置,最优是选择具有Alpha属性的Beta企业。比如说养殖、酒店、造纸、以及一部分地产产业链的公司,都是属于这一类资产。
 
根据已披露的定期报告,我对于白酒的配置比较高,是因为白酒代表了我组合中的第一类资产。由于这些白酒企业的增长确定性比较强,属于我组合中的基石。事实上,从白酒板块内部的配置看,我们也有很大的变化。早期我们配置的不是高端酒,而是一些“地产酒”。因为当时行业景气度在很高的位置,三四线品种的弹性更强。到了现在,我们在白酒上的仓位主要集中在一线的高端白酒上。
 
朱昂:你怎么看白酒市值天花板的问题,这些白酒公司的市值加起来都几万亿了?
 
张萍 这个问题每隔几年大家都会讨论,2015和2017年大家也说过1万亿是不是某高端白酒企业的天花板,今天这家公司的市值已经超过2万亿了。
 
我觉得投资是赚业绩和估值的钱,这些企业未来业绩保持双位数增长的问题不大。在这个过程中,只要不出现系统性杀估值,大概率是能赚到业绩增长的钱。
 
朱昂:在2018年四季度你把握住了养殖行业的拐点,能否展开讲讲是如何看到行业拐点的?
 
张萍 生猪养殖这个行业有比较明显的规律,基本上是3到4年一个周期,上升周期大概一年半到两年,下降周期大概一年左右的时间。当时在2018年4季度又正好出现了非洲猪瘟,导致猪价跌了非常多,加速了行业的供给侧改革。
 
当时我判断非洲猪瘟导致养猪行业内的散户被迫出清,大规模养殖企业的优势显现,行业拐点应该很快来临。
 
消费行业的认知建立是由慢到快
 
朱昂:能否谈谈你是如何一步步建立在消费品领域的投研框架?
 
张萍 我是2010年入行,一开始在中信建投研究所做了五年的消费品研究。2015年我加入到银华基金,并且在2017年底加入到现在的李晓星团队。到今年我已经有了10年大消费领域的投研经验。
 
银华基金内部非常重视投研体系的搭建。消费品行业的投研框架建立,是一个由慢变快的过程,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我们团队一直很稳定,内部的传承也做得很好。我从资深的基金经理身上都学到了很多。公司内部对于消费品投资也非常重视,帮助我慢慢实现了从研究到投资的开花结果。
 
朱昂:你觉得自己和其他消费品基金经理相比,有什么不同?
 
张萍 在投研上,大家最大的不同是认知,同一个信息,每个人的反馈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在2016年调研白酒的时候,大家对相同信息的认知是不一样的,我当时内部是强烈推荐,认为白酒已经到了一个拐点。包括2018年四季度我们抓住了养殖行业的拐点,也是来自对行业的认知。包括对于当下小食品的疯狂,我们可能更加冷静一些。
 
我觉得认知的构建确实需要时间。像前面提到的白酒,我从2010年就开始跟踪,经历了中间的许多周期后,就能把握行业的拐点。这就像学习一项运动,时间越长,肌肉的敏感度也越强。
 
朱昂:你怎么看待接下来的市场?
 
张萍 展望四季度和明年的资本市场,我认为指数要出现系统性的机会概率不大,未来还是寻找自下而上的结构性超额收益。宏观经济是比较复杂的系统,历史上看主动管理基金的收益率和经济的相关性并不大,和流动性的相关性更高。在流动性比较充裕的时候,主动权益的基金经理总是能找到景气度向上的投资机会。
 
我们对于2021年的流动性比较谨慎,认为整体流动性相比2020年会出现边际回落。在流动性收缩的过程中,各行业的估值都会往下走。在退潮的时候会看到谁在“裸泳”。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们整体配置思路是找到业绩增速快于估值下移的股票,作为组合超额收益的来源。在流动性收缩叠加经济向上的时候,我们会对两类资产比较谨慎:1)业绩增速本身比较慢,但是在2020年出现了估值的大幅抬高;2)长期质地较差,短期由于阶段性高增长获得了高估值。
 
中长期看,我们看好科技和消费两大领域,业绩增长的中枢和估值匹配度不错的成长股。在偏周期的板块上,我们会回避一些地产产业链的行业,相对看好银行和保险这两类资产。
 
银华品质消费:更专注的消费品基金
 
朱昂:你接下来要发一个新产品:银华品质消费股票,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发这只产品?
 
张萍 最重要的原因是,我自己在消费品的投研还是有一定能力圈,发行这只专注在消费品领域的基金,能够更加专注去做消费品的投资。其次,这个产品可以投资港股,投资消费品的领域也会更广。
 
朱昂:你发行的这个新基金是能够投资港股的,你会在消费领域挑选什么样的港股来做A股的补充呢?
 
张萍 我们在港股上主要关心三类资产。第一类是某些行业的龙头,比如说互联网、纺织服装等行业的龙头企业在港股。第二类是A股完全没有,只有港股有的资产。比如说像连锁餐饮。第三类是A股和港股都有,但是港股的估值更便宜一些。
 
港股相比于A股,受外部冲击的影响会更大,这种特征是一把双刃剑。在外部冲击比较大的时候,许多好公司能跌到很便宜的位置,给我们提供一个好价格买好公司的机会。
 
朱昂:你们的投资目标是超越基准,那么这个新产品的基准是什么?
 
张萍 品质消费这个产品的基准是中证消费指数,这个指数比沪深300和中证800都要强很多,是一个表现很好的指数,我们也把产品的基准定得很高。
 
朱昂:那么在投资上,你会根据基准来做投资吗,比如控制组合的跟踪误差?
 
张萍 我会去看基准的比例,但不会完全按照行业的占比来做投资。消费品里面一些商业模式比较差,或者周期向下的行业,是可以被替换掉的,比如说纺织服装、定制家具等。我觉得白酒也可以代替所有和经济相关性较强的行业。而包括消费品的造纸、酒店、也可以去代替一些强周期行业。



推荐 0